多种日常生活服务

为什幺「朝は怒らずに」(早上不要动怒)?

儿子的家人(下称外子)说不上十二分体贴,不是那种会有惊喜、送小礼物、带我吃烛光晚餐的男人,然而有一点我极欣赏他:他包容和忍耐力极高。

我嫁他刚搬到日本的时候,不太会做菜,做得不好吃他都吃光光;当我出丑或失礼,他会向我解释,教我如何做才正确;教我怎样跟日本人社交,甚至怕我寂寞,为我找资料送我上学等等。还要听我申诉在日本的种种不习惯或者我看不过眼的事情,他照单全收我所有负能量而没有发脾气。

我很感谢他对我如此包容,试想想身边人是一个外国人,忽然搬进你家分了一半空间和身家,再一天到晚会主动或被动地麻烦你。当你还有耐性而且有礼貌地教她适应,不是爱是什幺呢?然而人总有底线吧?做情侣时没有问清楚,入门后我才想起这问题。新婚后某一天,他开车带我去见公公婆婆,我就问:「其实做你们家的媳妇、做你妻子,有什幺是必须的?」他很专注认真地望着前路驾驶,我以为他没听见。过了一两分钟,他用中文说:「只有一个条件,对我父母必须要和颜悦色。」

和颜悦色。

听罢我脑海里竟然浮出了子夏问孝一段,孔子回答:「色难。」郑玄注解这个「色难」作「言和颜说色为难也。」这可是很高阶的「孝」啊!我惊讶外子的中文根底这幺好,连这个词彙都会。

当我还在思考他口中的「和颜悦色」是不是我理解的「和颜悦色」的时候,他解释说:「我希望建立一个很开朗的家庭。明るい的。我父母很辛苦养育我,我希望你也尊重他们、爱他们。我知道你脾气不好、脸色不好。对我没关係,我知道这是你的真性情。但面对我父母,请你要挂上笑容。如果你在他们面前面无表情的话,他们会很担心我俩。」

这个条件我牢记至今,多年来在公公婆婆面前我都很在意自己的脸色表情、语气态度,务求要做到和颜悦色。早上见面要大声说早安,晚上公公婆婆回家则大声说欢迎回家、斟茶递水。偶有不合心意的时候,我的修行还未高到明明不开心还要笑得很灿烂,我会安静、深呼吸、照吩咐做,待儿子的家人回家我俩独对时就可尽情发洩。

幸好我公公婆婆和外子一样都是情绪智商很高的人,他们对我这个懒媳妇十分包容,婚后至今从没有吆呼过我,当然也没有争执。

自问在公公婆婆面前,我是一个和颜悦色的媳妇,可是我忘却外子还有其他很重要的家人-对啊,就是儿子。

儿子升上小学二年级最后一个学期之后,弟弟出生了,我认为那是一个时机要他开始自行管理自己的书包、时间表之类。当然我不是完全放手不管,晚上我做好所有家务之后,我还是会检查他的书包有没有遗漏课本,也会看看他的手册检查他做好功课没有。

他每天有一份功课叫「音読」,即是要在家里自行朗读课文,读好后要父母签名作实。儿子小一时是很认真拿起书本读,我在旁边听,然后我签名;到小二,开始「进化」到坐在墙角,对墙、对书本细细声的读,读好后要我签名。小三更加变本加厉到在我照顾弟妹、入房餵奶、在厨房做饭时朗读,而我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。后来我知道为什幺了,他是极细声兼且以唸咒语的速度去读,我又怎可能听到呢?这真的是完成了「音読」功课吗?我叫他在我面前正经读一次,他就很不耐烦地说:「我已经读了,你签名就可以了!」我根本听不到你读,怎可能签?他坚持,我也坚持,结果就是空白了签名格。

周而复始,每天早上我放便当在他书包时总是念念不忘那个还是空白的签名格。在儿子吃早餐的时候我要求他快点在爸爸面前读,然后由爸爸签名。儿子沉默不语,一口一口的吃早餐,我见他沉默就用更的重语气指令他。长期睡眠不足,我的语气、脸色当然不好看,「和颜悦色」还在被铺里,所以早上对儿子的啰嗦传在外子的耳里,根本是怒吼。

昨天我又向外子投诉儿子还未做「音読」功课,一直唠叨到送他们入电梯。过了三十分钟,外子传来一个简讯:「今天巴士站,就只有儿子一个穿校服……」什幺?哎呀!我忘了今天是便服日!我回覆:「很对不起,我完全忘记了。儿子怎样?有哭吗?」外子说:「没有。可是他也责怪自己怎可能忘了。」我不停道歉,说对不起,妈妈忘记了。

外子最后说一句:「朝は怒らずに、冷静にしないとね〜」(中译:所以早上不可发怒,要冷静呢~)对啊,我真的太生气而忘记了其他更重要的事。我由起床开始,只记得儿子不愿听我指示做功课,带着怒气预备早餐和便当。我只记得用脸色和语言对儿子发洩不满,却忘了更重要的事。回想,其实外子不是第一次提醒我,他有意无意在早上说过:「早上便被骂到垂头丧气之后一整天都没有生气了,所以早上起床要平平和和的,才能开开心心上学。」

和颜悦色。

外子「娘家」玄关门口,当眼处挂了一幅裱起了的字画,就只有一个字-「和」。这或许是公公婆婆对外子的家教,他真的从来不会在早上发怒。就算他有不满的地方,他会顾虑我面子和感受,夜阑人静时告诉我,又或许像今次用简讯告诉我,而不是在家人面前厉声指点我。

做一个日本人妻、人母,或许真的要像路上送迎的牵牛花一样,修炼到内心平和、早上展露出和煦的笑靥,才算真正的和颜悦色呢。

(后话:昨日接放学时我抱住极之内疚的心情,打算向儿子道歉而且请他吃冰淇淋。谁知他下车,跳蹦蹦的走过来,我看见他穿的是便服。我惊讶问:「那里来的便服?!」他笑笑口说:「我昨晚怕早上会忘记,所以把一套便服放在书包里。哈哈哈!」我追问:「那你早上不跟爸爸说你有便服?」他有点尴尬的说:「因为那时我真的忘了……」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